航海日记:嫦娥四号发射那天我看到了星空和日出

2019-03-29 02:54 来源:未知

  远望7号海上测控任务进入第二周(本网注:因记者跟船通讯不便,此稿传回时嫦娥四号已于12月8日成功发射),阳光和风浪都变得越来越大,我出现了迟到的晕船反应,在床上躺了一天,仍旧昏昏沉沉。

  船舱内的广播通知,现在海浪已有两米多高了,但全体船员都不能停下工作。工程师们顾不得风浪,数次攀上高高的天线做检查,他们说,测控任务容不得半点闪失。

  4日下午的1:1模拟演练,全船都进入了紧张状态,甲板上、机房里,到处可见工程师们忙碌的身影。

  演练的过程出乎意料的漫长,下午2点多,就开始要对天线点火,发射”,每一个步骤都和正式任务执行时一模一样,一直持续到晚上近8点。

  而对我而言,这大概是最疲惫的一周。完全没有时间看远海美丽的海景,或是如出发前预想的那样,有许多空闲时间可以看电影、看书。事实上,执行航天任务的日程是很紧凑的,留给船员的休闲时间并不多。

  5日,全区合练,早上我几乎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拍摄,而工程师们早已在机房准备就绪了。此次合练又持续了一天,许多工程师结束合练后也没有休息,一直在机房工作到夜里。gt430

  这天晚上开始,远望7号的颠簸越来越明显,我虽然住在相对平稳的船只中部,却仍感到一阵明显摇晃,桌上的防晒霜也被摇倒了。因为摇晃厉害,夜里我甚至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在坐过山车,那忽上忽下的失重感觉格外真实。船上的气象预报员告诉我,目前的浪高在2.5米,风力也有4-5级。

  合练结束后,任务前的准备工作就告一段落了。船上通信带宽有限,为了保障任务,船上开始限制对外通讯,我不再能随时随地给家人、同事打电话,先前制作的报道也只能在限定的时间段内回传。通信的不便让船上的两个记者和三个宣传员陷入了异常焦虑的状态,我每天给负责回传稿件的宣传员打七八个电话,只为了确认报道是否已经发送。

  发射前13个小时,船上举办了任务前动员大会,在甲板上,全体船员排成整齐的队伍,表情坚毅,五个部门轮番喊出口号,誓要圆满完成任务。

  动员大会后,各部门还各自召开了生活会,对船员进行鼓励。由于发射时间定在凌晨,这个晚上对船员们来说,注定是无眠的。对我也是一样。晚饭后,我本想立刻上床睡觉,在任务前争取到8个小时的睡眠,谁知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。gt430也难怪,此次发射的嫦娥四号,标志着嫦娥工程首次实现探测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探测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而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感受重大航天任务的我,又怎能平复内心的激动呢?

  4点,我到后甲板拍摄气象预报员释放探空球,那是一种能够探测高空中湿度、温度等数据的大气球。我很想趁此机会好好看一看海上的星空,可夜晚的海水和天空都漆黑如墨,我想象中的漫天繁星并未出现。气象预报员说,这是因为人的眼睛不适应黑暗,所以不能一下看见细小的星光。于是我在甲板上等待了十几分钟,渐渐地,星星仿佛穿透黑暗一般,出现在我眼前,星星点点的微光密密麻麻,是城市里不可能看到的壮景。

  船时5点正是北京时间凌晨2点,快到发射的时候了,所有人都聚集在船舱最低一层的测控大厅,屏息等待。5、4、3、2、1,我眼瞅着火箭在我面前的大屏上起飞,听着参试人员喊着“发现目标”,gt430第一次感到自己距离祖国的航天事业这么近。

  为方便市民出行,满足多样化出行需求,北京公交集团将从3月26日起,调整4条快速直达专线。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未注明"稿件来源"的内容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;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,请作者联系我们,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,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


本文地址 http://www.hgjs0088.comhttp://www.hgjs0088.com/a/jinri/20190329/26886.html

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:麦地网_麦地科技资讯

分享到:0
相关推荐